周星驰《回魂夜》完整剧本【国语】

2019/12/10 13:33 · 影视剧本 ·  · 周星驰《回魂夜》完整剧本【国语】已关闭评论
摘要:

周星驰《回魂夜》完整剧本【国语】 彩灯闪烁音乐杂乱,karen一个人拿着个台灯在床上乱跳] [镜头切换:9楼李家儿子李先生在走廊里烧纸钱] 李:娘,我给您烧纸钱了,您安息吧! [镜头

周星驰《回魂夜》完整剧本【国语】

彩灯闪烁音乐杂乱,karen一个人拿着个台灯在床上乱跳]

[镜头切换:9楼李家儿子李先生在走廊里烧纸钱]

李:娘,我给您烧纸钱了,您安息吧!

[镜头切换:大厦广场,四个保安抱在一起,抬起头]

保安甲:喂!差不多又要扔东西下来了,这个礼拜已将扔了三个晚上了!我先声明啊,今天谁先放手谁就算输拉!

阿强:别说废话了,谁先跑开谁输双倍!

如花:那些人怎么这么无聊啊?天天扔东西下来!

保安甲:在这边等他们扔东西下来不是更无聊吗!

[镜头切换:李太太在烧纸,儿子小龙坐在台阶上,气氛阴森恐怖]

李太:婆婆,您保佑小龙快快长大长高……

李太:小龙,今晚是奶奶头七,快过来给奶奶烧香!在这搞什么鬼啊,摆什么东西教人家怎么走路!

邻居甲:(爬楼)唉!今晚又没电梯,又要爬楼梯,累都累死了!

邻居乙:就是!

李太:婆婆这些都是您生前最喜欢吃的,希望您今天回来能够吃饱再去投胎做人

邻居甲:切!装模作样!

邻居乙:生前不孝顺,现在拜又有什么用啊?

邻居甲:说的也是!如果真的孝顺啊就不会让老人家半夜起来买东西拉!

邻居乙:哼!在后楼梯摔死了都没人知道哦!

李生:张大嫂,你在说谁啊?

邻居乙:……啊李先生!(走了)

李太:(磕头)如果您生前我做了什么对不起您的事,希望您在天之灵能够宽宏大量,千万别责怪我们呀!

[镜头切换]

女孩:开门!快开门啊!姐!开门啊……我要进去拿东西了!

阿群:……

女孩:妈!姐又不开门了!

妈妈:(在打麻将)叫你老爸!

爸爸:开门啊你想找死啊,这个礼拜上个礼拜都把自己锁到房子里面!

阿群:……(盯着一个男人的照片)(愿来她失恋了)

女孩:【打电话】喂!我姐又失恋了拉!

…… …… …… ……

[阿群猛的抓起照片和一只大箱子从窗户扔出去]

[镜头切换:大厦广场,四个保安满头大汗]

铁胆:哎哎哎,听到声音拉!

阿强:越来越近啊!

保安甲:我撑不住拉——!

保安乙:撑住!不能让那个老家伙看笑话!

铁胆:你说谁是老家伙啊?

保安乙:…………

一个声音:哎!

(大家一惊,原来是他们的卢队长卢雄)

卢:你们这班小子有像偷懒?房屋署的人马上来拉……哎呀——!(晕了)

(原来卢对长被阿群的大箱子杂中了头部)

铁胆:这次扔到那边去了!

[房屋署的胡先生来了]

阿强:胡先生!

胡:阿卢在哪里啊?

阿强:在那边!

(镜头转向了趴在衣服堆里的卢队长)

胡:增加人手?不用花钱吗?让我考虑一下!

卢:扼……我们几个人……

道友明:卢对长,先借我几十块……[此人是个小混混]

卢:借你个头啊(用脚踢)滚蛋!

铁胆的老婆:阿强,把这封信交给我老公,我要跟他分手!

阿强:嫂子……

道友明:强哥……

阿强:(打)滚!

[镜头切换:在走廊里,两个保安在谋划偷东西]

李力持:商场跟精品店十点半关门,他们习惯第二天早上把钱存进银行,我们明天晚上就把它偷光!Yeah !!!

保安甲:不好嘛,偷隔壁那家花店比较好!

李力持:为什么?

保安甲:花店的那个女的胸部好大,强奸她!

李力持:(打)切!你这辈子就是没出息!明天晚上动手!

保安甲:偷完后,再强奸她!

李力持:得手之后就有钱了,有钱就可以找妓女了,你有点原则好不好?

保安甲:玩过妓女后,再强奸她!

李力持:哦————!

(“喀嚓——”一声)

李力持:别动!

保安甲:干吗?

李力持:上个星期有个老婆婆死在这儿,这附近会不会有~~~~~~~~~~~~~

(保安甲吓的发抖)

李力持:(打)妈的!这么胆小干什么?行得正站得稳有什么好怕的?走拉!到10楼巡逻去!![转身往回走去]

[镜头切换,卢队长去找胡先生,不想看到铁胆成“大”字躺在广场上]

铁胆:快砸!砸!砸死我!砸啊……

卢:铁胆你个王八蛋躺在这儿想偷懒啊?躺着像个大字你怕没人看见啊!啊!

铁胆:我老婆跟别的男人跑了!

卢:起来起来!好狗不挡路!

铁胆:你让我死啊……(大哭)

卢:(推)要死就撞墙去死!…… ……啊~~~~~~~~~~~~~~!!!

(只见一只若大的冰箱从天而降砸中了卢对长)

铁胆:哎哎哎,你脑子有毛病啊?我想死你也要抢,又不是领奖,什么东西啊?

(卢队长从冰箱里爬出来:抢你个头啊怎么把冰箱往下扔!!)

铁胆:本来是砸我的……

[李氏夫妇跑来]

李太:卢队长,我家小龙不见啦!

卢:啊?小龙不见拉?不要急,我看是出去玩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李生:不是啊,他已经失踪一个多小时,我还在电梯里捡到他的手表!

卢队:手表?

铁胆:(没好气的抽烟)一定是遇到变态色狼了!

李太:(大哭)啊——?不会吧!

卢:你有神精病啊,小龙是个男孩,色狼抢他干什么?

铁胆:鸡奸啊!

李太:(大哭)啊?哇~~~~~~~~~~~~~~~!!!

卢:(打)你是不是想找死啊,讲的没一句好听的!滚到一边去!

铁胆:……如果不是鸡奸……那虏人勒索总行了吧!

李太:(大哭)啊?什么?哇~~~~~哇~~~~~~~~~~~~~~~~~~~~~!!!

卢:(打得希里哗拉)你还讲这些难听话,我打死你!打你……

李生:(拉开二人)好了好了算了……让我来!(一脚踹下)你这个混蛋,你说什么啊你!

卢:你躺在这儿好好睡一觉,李先生,我们上楼打电话报警!

李生:好!

[李先生家里]

李生:卢队长,请进。

卢:唉,好拉,不要伤心了现在已经报警了,警方很快就会帮你把孩子找回来。

李太:唉!他爸爸只是个小厨师,每个月也赚不了几个钱……家里面有没有钱抓小龙去干什么呢?

[忽然李先生慎住了,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李老太的遗像]

卢:李先生,怎么回事?

李生:我娘回来过了。

卢:(吓得往后退)你……你不要开玩笑啊……你娘回来过了?

李生:你看,(指着一盘鸡肉)鸡腿不见了,一定是被我娘吃了!

卢:(吓地跌坐在摇椅上)你……你这么肯……定?

李生:我娘生前最爱吃鸡腿了,就像你这样坐在这张椅子上吃。她是不是回来找我了?

(吓得跳起来)

李太:你不要这样子嘛!

卢:啊~~!你别激动……我去倒杯水给你!

[说着进厨房倒水,却感到有人在后面,回头一看]

卢:啊~~~~~~~~~~~~~~~~~!你娘躲在那里吃鸡腿~~~~~~~~~~~~~~~~~~!(晕)

李生,李太:卢队长!

一个声音:妈咪!

李太:小龙?

[小龙脸上露出一种难以猜测的表情]

[镜头切换到阿群家,几个人仍然在打麻将]

[阿群气哼哼地跑出去门也没关]

妈妈:哎呀,这么晚了还出去呀,碰!

女孩:把门关上

[阿群跑上8楼]

阿群:啊--!!!从这一分钟开始,我要忘记Johnny,上帝,求你给我一个新的开始————!

楼上某男:好——!我答应你——!(此人正是里昂)

(阿群觉得好奇,顺着声音到了9楼)

里昂:(轻说)不是告诉你我答应你了吗?快说……什么?9413号房?我知道了!你说,再说一次!(点头,倒牛奶,喝)哎,已经12点了,这么久了喝一口?……不喝算了。(坐)你镇定一点,又不是第一次,

什么?好说!替天行道是我的责任,对不对?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不要紧不必为我担心,耶时间到了!

[阿群看清楚周星驰正在和一盆百合花说话](喝牛奶,扔杯子,搬起花走了)

[一阵狂风卷起,激昂的音乐起]

李生:不好意思!

卢:哎呀,下次你儿子吃鸡腿,叫他不要躲在暗暗的地方吃呀,会吓死人的……!

李生:我知我知,麻烦你了!

李太:谢谢啊!

[镜头转向屋子里,小龙面如死灰地坐在摇椅上……]

李生:干脆今天晚上我们带小龙到饭店去住一夜,你收拾一下我打电话订房啊!【拨打电话喂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好景饭店的电话号码】

李太:小龙?【慌忙寻找】

李生:什么事啊?

服务员:什么饭店?

李太:小龙又不见了!

李生:啊你待在这我出去找找!

李太:我跟你去!

李生:你留在家里!

[李太一个人在家神情十分紧张,来到厨房打开冰箱找水喝后面的门自动打开,突然灯灭了,恐怖音乐响起,李太走到电源总闸试了几次送不上电,零点钟声敲响气氛更加恐怖,李太紧张的不停喝水,蜡烛自动点亮婆婆这照片格外显眼,电话铃在此时刺耳的响起,李太紧张的拿起电话]

李太:喂!

李生:老婆儿子回来没有?

李太:没……有!

李生:我跟卢队长马上回来啊!

【放下电话摇椅自己摇晃起来,李太彻底崩溃想跑突然电视自己打开,一个声音传来】

小龙:妈咪……!

李太:小龙!【李太小心滴走回去电视上却是自己的背影,书架上的摄像头正对着自己拍摄,李太壮了壮胆子走过去关上镜头,自己的背影并没有消失转过来却是婆婆的脸】

李:啊~~~~~~~~~~!

鬼: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啊哈啊哈哈哈哈哈~~~~~~~!!!!!

李太:救命啊!

鬼:想走!

李太:啊~~~~~~~~~~~!

鬼:你没人性!你害死了我!我要你的命!

[李太太情急之下掀起一张饭桌,讯速打开房门,儿子小容面如死尸,手持尖刀]

小龙:你~跑~不~掉~拉~~!!!

李:啊~~~~~~~~~~~~~~!

[周星驰及时赶到,用扩音器大喊:小——龙——!!!!]

[小龙一看此人有点厉害,转身逃掉了,里昂马上跟过去]

阿群:Yeah!!!Yeah!! 哈哈哈…………

卢队:你在这干什么?

阿群:有鬼附身了!

卢:咦,发生什么事拉?

李生:老婆!

李太:老公!小龙鬼上身拉!

李生:刚刚黑衣人是什么人啊?

李太:他用扩音器把小龙赶跑拉!

李生:到底发生什么事?

李太:是婆婆啊!

[镜头转移小龙被里昂追到密室,密室还有一人正是寻死不能的铁胆],

铁胆:几万伏的电压插在头上都不死,那蟑螂就要称霸世界了!

[嘭的一声被人撞晕,想跑不能正在无路可逃时,里昂现身,将一把水果刀架在他

脖子上]

里昂:你喜欢吓唬别人?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

小龙:知~~~~道~~~~~!

里昂周:(从旁边翻出一只电话)知道就赶快打个电话回去,说声对不起!

小龙:不~~~~要~~~~~吧~~~~~?

里昂周:要!

[小龙接过电话,拨号]

李太:喂?

小龙:……我~~~是~~~~你~~~~娘……

李太:啊~~~~~~~~~~~~~~~~~~~~~~~~~~~~~~~~~~~~!(挂)

(…………沉默…………)

小龙:他们吓跑拉!

里昂周:你的声音表现太烂拉!你一定要搞得鬼声鬼气地“我~~是~~你~~娘~~!”

才可以吗?

小龙:好了吧!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个鬼啊!

里昂周:鬼又有什么了不起啊拉?

小龙:不是我嚣张,我生前被他们害死,今天我要回来报仇!

里昂周:嘘-----!这种话一边去说!

[里昂走着走着踩到了铁胆自杀用的高压电,鬼婆婆离开小龙身体,里昂全身颤抖电流布满整个密室,景观壮丽这一切都被阿群看在眼里,对眼前这个男人崇拜不已]

小龙:妈咪,奶奶!

阿群:哇!好酷哦!!Yeah!!Yeah!!!

(突然铁胆从后面钻出来)

铁胆:喂!你跟我有仇啊?我想死都跟我抢!贵姓啊!

[电流把大门击中,把阿群和铁胆压在下面了,卢队走过来大为吃惊]

里昂周:(跑出)保全队长?

卢:是!

里昂周:在下Leon!(伸手)

(卢队长被电了一下)

卢:你的手有电!

里昂周:你怕?

卢:你不怕?

里昂周: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厉鬼应该离开了小孩子但是还留在这座大厦里!

卢队:是啊!

里昂周:扼……保全队长,附近有没有小seven啊?

卢:小seven?

里昂周:7-11!

卢:7-11?有有有!

里昂周:赶快去买一瓶护发素回来。

卢:买来干吗?

里昂周:你发质枯黄,头发又开叉,应该是擦一擦的时候拉!

卢:你在说什么啊?

里昂周:冤魂最害怕见到容光焕发的人,叫你把头发弄的漂亮一点是决对有道理的!

卢:哦。

里昂周:(打指响)拿五百块来!

卢:五百块……有有有。喏。

里昂周:多谢!

卢:你拿钱干什么?给鬼用啊?

里昂周:不是!是我没钱做计程车。

卢:你说话怪怪的是不是有神精病?

(…………沉默…………)

医护人员甲:没错!他是神精病!这个王八蛋,每次趁我一睡就开溜啊!

医护人员乙:走走走……(七手八脚把Leon架走)

里昂周:我—不—要—回—去—啊~~~~~~~~~~~~~~!!!

[下一镜头:周星驰又从拐弯折回来]

里昂周:我跟你很谈得来,一起回精神病院在聊聊吧!

医护人员甲:走走走……(又是七手八脚把Leon架走)

里昂周:来吧~!我…………不要啊~~~!不—要—抓—我—啊~~~~~~~~~!!!

[镜头转移公园里,阿群把Leon的事告诉了女友]

某女甲: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勇敢的人啊?

阿群:嗯!

某女乙:你知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啊?

阿群:重光精神病院!

某女甲乙:啊?

阿群:下班我去找他!

某女甲:阿群啊,就算你失去了Johnny,也用不着去找一个神精病啊。

阿群:他不是神精病,他只是一个住在精神病院的世外高人。

阿群: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尽管精神病院气氛诡异阿群依然坚定地走了进去,]

医生:喂你找谁啊?探病时间已经过了!

病人1:抢东西啊!【医生听到跑过去,干什么】

病人2:梵谷的一声除了热爱艺术之外他对宗教的热忱是一样的狂热,他宁愿自己挨饿也要把自己的金钱分给所有的人!

病人3: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呢影响了后世很多成功的科学理论!比方说F=ma这是不对的!

病人4:史蒂芬史匹伯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他问我这个侏罗纪续集怎么拍!

当晚阿群就去找Leon,Leon冷不防从旁边走出来,搭住她]

周:找我?

阿群:是啊!

周:首先我问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飞碟,尼斯湖有水怪?

阿群:相信啊!

周:可以勾通,我叫Leon。

阿群:阿群。扼……我昨天看到你很……很……

周:大胆?

阿群:啊大胆!你怎么会被关进精神病院来?

周:因为我什么都不怕!所以有很多人说我有神精病。我丢了东西。

阿群:什么东西啊?

周:重要的东西!

阿群:你为什么什么都不怕?

周;(举起手枪)那你怕不怕?

阿群:假的!

周:(啪——放了一枪)真的你怕不怕?

阿群:啊~~~~呜~~~~555555…………

周:这就对拉!你不害怕是因为你不相信这是真的,

这个世界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为什么?因为你

没有想像力,爱因斯坦说过想像力比任何知识更重要,

想像力可以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我问你怕不怕?

(把一盆花放在阿群手上)

周:好!我告诉你,我小孩子的时候就见过飞碟了,

就是世人所说的幽浮,不明飞行物体你懂不懂?

4岁那年我又见过传说中的尼斯湖水怪,又跟喜玛拉雅

山的大脚八聊过天猜过拳,再加上我从小到大每天

早上玩云宵飞车,下午玩海盗船;也有上午玩海盗船,

下午玩云宵飞车,黄昏再玩一次海盗船的也试过我告诉你!

所以说我常跟年轻人说,不要想一步登天,我有今天的一份

功力是经过无数次的考验!我见过最恐怖的事情!

最惊险的事情我也见过!还有什么事能够吓倒我!!![背景出现一只僵尸:嗷----!]

阿群:那我们屋子是不是真的有鬼?

周:是!我早就知道了!

阿群:你怎么知道?

周:Lili告诉我的.

阿群:Lili是谁啊?

周:就是这盆花啊!

阿群:……简直太惊人了!!

周:还有更惊人的事会在你的屋子里发生!我现在就要赶过去解决它!

[迎面站了一个医护人员,他双手抱臂,双目炯炯有神盯着前方]

(…………沉默…………)

周:(轻说)他睡着了,不要吵醒他,我们走!

[镜头转移]

傻保安:好了没有?

李力持:耶!【一个兴奋的动作】还没有!

卢队:你们两个懂不懂我讲的话,我是人手不够,可是我不懂为什么胡先生会派你们两个来!我不会讲福建话你们两个又听不懂国语简直是鸡同鸭讲吗!今天晚上你们两个第一天上班先学习一下到楼上楼下巡逻,从楼上巡逻下来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办公室见!

福建1:你说神马?是不是叫我们下班啊?我们现在就可以下班了是吧?

卢队:对是一个小时!

福建1:太好了太好了!

福建2:下班了!

卢队:你们两个总算猜到我的话了去吧!

福建1:OK好啊这么早就下班!

【卢队进入电梯准备回三楼结果电梯不听话上了九楼就再也不动了,卢队壮了壮胆子走出电梯,试图走楼梯楼道阴森恐怖】

卢队:可能随时会碰到鬼啊惨了!哎!有没有人上来陪我下去啊!铁胆铁胆!

业主:这么晚了你这么大声干什么?

卢队:对不起啊我想借用一下你的电话!

业主:借借借借……你个头啊,你进办公室再打吧!【没有办法卢队只能只身下楼】

卢队:有鬼莫怪,我只是路过啊!

声音:卢队长你帮帮我!

卢队:李老太太你的死不关我的事,你不要害我啊!

声音:我不是想害你我是让你帮我的忙!

卢队:你让我怎么帮你啊?

声音:既然你肯帮我我就出来跟你说了!

卢队:啊……!你不要出来跟我说,你站在一旁跟我说就可以了!

声音:那你先借我四十块钱!

卢队:四十块钱你要干嘛?

声音:我的毒瘾犯了!

卢队:毒瘾犯了!道友明!

明:嘿嘿嘿嘿嘿……卢队长!

卢队:臭小子,你又想跑上来偷东西!

明:没有,我没偷东西啊!【跑了】

卢队:我打死你!岂有此理!

声音;:卢队长你帮帮我呀!

卢队:怎么还有一个你赖着不走啊!岂有此理!【一脚把头给踢飞了】啊……!?怎么这么容易掉下来啊?

人头:不管你的事,不用害怕!

卢队:啊!鬼啊!我平常没做过坏事你不要害我!我只是偶尔看女人洗澡!

人头:卢队长我如果想害你昨晚回来找儿子跟媳妇报仇的时候我早就害你了!

卢队:你昨天晚上回来找儿子跟媳妇报仇?

人头:我是被他们两夫妻害死的!他们两个早晚会得到报应!卢队长麻烦你帮我把头接回去,我慢慢地把这件事告诉你!

卢队:把你的头接回身上去啊?

人头:麻烦你了!

卢队:不要客气,不要客气啊!

人头:哎要!

卢队: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有心要插你鼻孔的!阿婆你尽管告诉我好了我会帮你报警,替你伸冤啊!

人头:谢谢你卢队长!

李生:哎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卢队:啊……!没什么,我在把你妈的的头接回去!

李生:想报警?

卢队:啊!【吓得抱着人头就跑,李生后面紧追不放】

【镜头转移楼下铁胆喝的酩酊大醉】

保安1:不要再喝了,我已经帮你约了马子了,哎小心点嘛!来来来……快到洗手间去好了!

铁胆: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保安1:怎么搞的还没来啊?我再去CAII她一下!

李力持:这下我们发财了!【抱着一袋钱正高兴卢队长从对面跑过来,把头扔进钱袋,跑了】

卢队:先帮我保管!

李力持:队长!

李生:我砍死你你别跑!

李力持:李先生干嘛拿刀砍他?【无头人迎面过来把二人的钱袋抢走】

保安2:哎你个臭女人干嘛抢我的钱啊?

李力持:你以为低着头就认不出来了!

保安2:追啊!

铁胆:嗯?哇!你们不要跟我争女人,哎等等我等等我!不要跑嘛不要跑嘛,你这个女人怎么搞的?我已经叫你不要跑了,你再跑你再跑我就扑过去了!

保安2:我拿到了快走!

铁胆:我给你钱做全套吧!来来!你又想干什么你头转到那去了转过来嘛!

李力持:快点看看!里面的钱!啊……!不可能啊!

保安2:干嘛!钱被人吃了是不是?

李力持:啊是是!

保安2 :是你个死人头啦!【打开钱袋】

人头:对我是死人头!

二人:鬼啊!

【卢队被李生追进电梯刚松一口气,发现电梯里还有一个人满身鲜血】

卢队:啊!

道友名:救我刚才有个人在上面插了我一刀!不要上去啊!

卢队:上下都不行那我不是死定了?

道友名:妈的你按中间嘛!

卢队:你流血过多我送你到医院去来!

道友名:队长你人真好我实在好感动奥!

卢队:不用感动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人为己吗!【李太太出现对着卢队就插道友名连中几刀】

道友名:队长你拿我当挡箭牌,你先放我下来嘛!

卢队:不行啊你现在伤的太厉害我必须先送你去医院!啊!【李生李太前后夹击卢队无路可逃,一下把道友名扔到地上】

道友名:谢谢你们谁有空把我送到医院去啊!【卢队长和受重伤的道友明被李氏夫妇逼到楼顶】

李生李太:跳!跳下去!

卢:啊~!不要啊!你杀死你妈,现在又要把我们两个杀掉啊!

李生:死到临头还那么多废话,动手!

道友名:不要啊你杀你妈没什么不得了的,你高兴连我妈也杀了吧!

李生:我没你那么下流,我没有杀死我娘,我不是存心的!那天他跟阿琴在吵架,我只想过去把他们两个拉开,谁知道不小心把它推到冰箱上,我不是存心要杀死我娘的!你给我跳下去!

卢队:不要!

李生李太:快跳!

[碰——门被撞开,Leon和阿群及时赶到]

阿群:发生生么事?

里昂:不要动【嘭】

道友名:哎呀!

[Leon掏出手枪放了一枪,却打在道友明身上]

阿群:好像不是他页,是拿刀的那两个!

里昂周:啊?对不起哦!哎!不要动哦!

[李先生因为过分激动从上面跌下去,死了]

李太:老公——————!!你害死了我老公!

里昂周:我早就叫他不要动的啊,大家都听到拉,不关我的事啊!

李太:不关你的事?(披上件红衣)我现在要跟他一起死,要你血债血还!!

里昂周:那也用不着穿上红衣服啊,想变厉鬼啊?好!你等一等!(要下楼接着她)

李太:没的谈!你去死吧你!

里昂周:好了好了不要搞拉,我请你喝茶行不行?

李太:我一定要死!我要在回魂夜当晚把你们统统杀死——!!

里昂周:怕了你拉!陪钱可以吧?

李太:(突然眼睛一亮面容和蔼)什么?多少钱?

里昂周:我拷!你说多少就多少……(摇头恍脑之际一不小心发了一枪大中李太太,她顺事摔下去,死了)

阿群,卢队长:啊————!!打中了!

里昂周:呀!不可以就让她这么死了的!不行(下楼)

里昂:你不会就这样死了吧,你醒醒!

道友名:是个人都知道他已经死了!你省点力气赶快救我这半条命的人啊!

卢队:哎对啊对啊,他就快要死了!

里昂:醒一醒!

[正当大家商定送半死不活的道友明去医院时,Leon用拳打尸体,用锤子敲打尸体,用折凳拍打尸体,用脚踩尸体,用尸体当把子扔来扔去,]

卢队:他会不会杀得性起连我们一起杀掉!

道友名:快报警!

卢队:奥!

里昂:帮帮忙“给个面子醒一醒”!

李太:(喘气)你……打够没有?你干嘛就我!

卢:啊?打也可以复活?

里昂周:有什么事大家商量解决嘛,用不着回魂啊!

李太:解决不了了!我老公死了!你现在又把我弄成这样,我要跟他一起死!看你怎么救我!

(拔出Leon的手枪在自己肚子上连放三枪,又死了)

里昂周:还好没有打中头部!快到seven11店买一包冰回来!

阿群:干吗?

里昂周:快去!

阿群:哦。

卢:有没有的救啊?

里昂周:不知道首先要帮她输血,哎,附近有没有血啊?

卢:这里没有血啊!

立昂周:(回头发现了满脸是血的道友明)他满脸都是血,还说没有?把他抬过来!

道友明:你……你神精病啊!(转身要开溜)

卢:(追回)哎你帮帮忙嘛!

[Leon用水果刀割破李太的动脉,又抓住道友明的手]

道友明:小子啊,你想干什么啊?

[Leon又用刀割破道友明的动脉]

道友明:(痛不欲生)哇--------------------------!!!

[Leon将两人手放在一起]

里昂周:你什么血型?

道友明:AB.

里昂周:AB?(尝李太的血)拷!这个女的是B型,你为什么不早说?不同血型不能输血,你有没有医学常识?笨蛋!(打)

阿群:冰来拉!

里昂周:在她伤口冰一冰!(跑开)

道友明:哎拜托,留点给我啊,我也留了好多血!

里昂周:(拿了跟电线过来)把手给我,喏,抓好,那只手抓住那个女人的手,你们跟我过来!

道友明:你干吗?

[Leon一开电闸,李太和道友明一起被电,李太也再次被电流救活了]

里昂周:Yeah!!!(关闸)

李太: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道友明:哪一个行行好把我杀了吧!我不想在受苦拉!

[李太太又要拔枪自杀,却被Leon一刀击毙,李太太临死之前扣动扳机,道友名又被打中]

道友名: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卢:你丢的那把飞刀正好插中他的头啊,说不定你有别的办法!

里昂周:哈哈哈哈哈……!被我亲手杀的人没的救!回魂夜当晚少不了血流成河生灵荼碳!【音乐起】

警察:如果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到警察局!

卢队:好的是是!哎请让一让!

群众:李先生李太太怎么会跳楼呢?就是说嘛!家里小孩怎么办呢?

卢队:没事了没事了回去睡觉了!

卢:你们这群王八蛋,上班时间一个找妓女,一个帮人家找妓女,你们两个更坏啊,居然去偷东西,如果让人家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还有啊,大厦闹鬼的事胡先生说不可以传出去,你们搞清了没有?

(一阵冲马桶的声音)

卢:大师,现在怎么办?

里昂周:我已将李老太的鬼魂送回地俯去了。

卢:怎么送?

里昂周:你没听见我冲水的声音吗?

铁胆:555……想不到我几十岁的人了居然跟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婆发生关系……

里昂周:你就当作去火喽!

铁胆:你少说屁话!(哭)我被她下面弄得跟人头一样大,毫无知觉!

[Leon用脚踢,没知觉]

[Leon用脚踹,没知觉]

[李力持用警棍打,没知觉]

[阿强用锤子敲。没知觉]

里昂周:嗯~~~~!!(掏出手枪要打)

卢:咦——他尿尿耶!

铁胆:你看!(哭)连尿尿都没知觉,我死定了!

卢:大师,现在该怎么办?

里昂周:别急,我看大家也饿了,先吃点东西吧!

卢:你要吃什么?

里昂周:我要吃水果。

卢:阿强,替他买点水果。

阿强:你要什么水果?

里昂周:豆豉蒸柳丁……扼……再加个青椒豆腐乳西瓜!

阿强:啊?

里昂周:小辣就可以了啊!

[第二天早上,一阵激昂的音乐响起]

[大家在一片草地上排好队,准备接受Leon的训练,个个雄心壮志,在草地的另一头,一个人出现了,他不是Leon,是穿了三点试的如花]

众人:哇~~~~~~~~~~~啊~~~~~~~~~~~~~~!!!!!(抱头乱撺)

里昂周:(用扩音器)大家好!抓鬼课程的第一堂,首先想让大家了解一下恐惧的定义!想了解何谓恐惧很简单————(指如花)谁敢亲他一下!!!

阿群:(呆笑)呵呵……呵呵呵……

铁胆:我来!!!

(此时播的是一曲不知是阿拉伯还是印度的歌曲十分滑稽)

[铁胆摆出架试看着如花,如花用媚眼低头看着比他矮一个头的铁胆]

铁胆:(心想)咦……这个女人丑死了……

[如花又俯下身子,还恶心八拉的舔舔唇]

铁胆:扼……受不了了,我认输!(想走)

如花:(用手搭住他)别急,你盯了我这么久,已将很了不起了。

铁胆:呕——!训练是由浅入深的嘛!是不是一开始就得玩高难度的东西啊?

里昂周:说的对!玩儿别的!

[又是一阵激昂的音乐][Leon翻箱倒柜,终于——]

里昂周:(手一伸)我手上是一坨屎!

众:扼~~~~~~~~~~~~~~~~!

里昂周:谁敢过来碰它一下??

众:呕~~~~~~~~!呕——————————————!!

李力持:有这么多东西可以玩,为什么要玩屎这么恶心的东西啊?

里昂周:Why not?你这么说是自以为是受过高等教育出入什么上流社会,是你自以为是的学识认为屎是无聊的污秽!!!

众:呕————————!

里昂周:就好像你老妈或者大姨妈,从小到大告诉你鬼是恐怖的一样,就算这坨屎不臭,你也一样会瞧不起它,鬼不过来咬你你也一样回害怕,如果大家能够反转这种观念就行拉,有胆子的就过来碰它一下!!!

李力持:(走上前,伸出一根食指一戳)我碰过拉,啊?体验到什么拉?我不觉得我有学到什么啊!

里昂周:如果是这样呢?(把屎整个儿擦在李力持脸上)

李力持:哇~~~~~啊~~~~~~~~~~~~~~哇~~~~~~~~~!!(晕倒了)

里昂周:你们要好好学习!这位先生就是摆脱不了传统的观念,所以一抹下去就怕的要死!

铁胆:切!旁门左道!(回头看见如花在抽烟)呕——————!!

里昂周:(雷管)明明知道就算点着了也会很久才会爆炸的雷管,但是要你拿在手里,就算是胆子在大的人真的要他抓着的话也会害,害,害,害怕的要死,但是我不怕!

(点燃,“嘣——!!”讯速爆炸)

[下一镜头:急救中心]

里昂周:(手扎绷带)刚刚拿错了快速引爆的电光炮,

但是我连眼泪都没流一滴,大家知道我的胆子有够大了吧!训练继续!

[由于手受了伤,只好用牙齿叼着炮,可是火柴不小心掉进嘴里。]

[“砰————!!”]

[下一镜头:急救中心]

里昂周:(牙暴了)医生说只炸坏了我一排牙齿,真是不幸中的大幸!但是转眼之间在我的伤势变得这么严重的时候,再多一次意外的话,我担心就不能再在教导大家,所以我们马上将训练升级,现在,你们要接受我“俄罗斯练胆训练大法”的挑战,我点然引线后,一个个传下去,看看谁的运气不好!

保安1:我可不想跟他一样!

卢队:镇定点!

如花:对不起压力太大,我不玩了!【迅速跑开,里昂拉开手雷扔出,一声爆炸一阵浓烟一只冒烟的鞋子飞来,众人惊吓过度】

里昂:我拼了命的教你们,哪一个有胆子敢走!做好!【游戏开始轮到里昂手里故意停留不传递】

阿群:快点,给我!

里昂:哈哈哈哈哈哈,体验到恐惧的可怕了没有!?嗯快爆了拿给你!【又转一圈还没爆】嗯不要这么快吧?

李力持:本来就这么快!

里昂:等一等!

李力持:该你了少赖皮!

里昂:我先找个东西等一等嘛!

李力持:拿去吧!【扔给里昂两人扔来扔去】

[一阵激烈的针分夺秒后,Leon带上头盔,阿群开溜,“砰————!”下一镜头:急救中心,阿群和Leon带大家跑进手术室,众人受伤]

李力持:这家伙不但戴头盔还穿防弹衣!你害死我了!

[镜头转移在一家大排档]

里昂周:鬼其实是一种能量,它不分昼夜得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是一只枉死的复仇鬼,因为能量大,所以就可以影响到我们的视网膜神精,从而产生幻觉,上次你们看到的李老太太的鬼魂其实就是一个例子。能量再大的话,就会影响到我们的脑细胞跟运动神精,就称之为鬼上身,李氏夫妇其实就是这种情形,但是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反而是一些对我们毫无影响的游魂野鬼街上就多的是!哎,那里就有一只,喏,天花板上面也有一只,还有啊,我的后面也有一只(回头)哎,老兄,你听就听麻,干吗搭着我的肩膀呢,谢了!

卢:唉……我受了内伤不能受刺激,你赶紧教我们怎样抓鬼吧!

里昂周:(大声)抓鬼用保鲜膜,打鬼用巧克力!!

卢:呕------!

里昂周:因为保鲜膜含有一种销酸氧化硫可以将鬼的能量分子包住。

卢:欧------!

里昂周:而巧克力含有牛奶,鬼是最怕牛的!所以替阎王工作的那帮人牛头比马面多!

卢:呕~~!(吐血)

里昂周:你怎么拉!有反应拉!好!我再给大家介绍一个新玩意儿(从后面拿出一瓶东西)这瓶不是漱口水,是牛的眼泪,我们只要轻轻擦一点在眼盖上就能看到所谓的游魂野鬼!【众人擦上牛眼泪片刻无异常】

铁胆:鬼呢?

里昂:我叫你们擦快一点,现在全跑光了!

李力持:妈的,你牛开眼了扁他!

里昂:等一等!奥那边刚好有一个穿红衣服的长头发的鬼,看到了没有?哎……!想害人啊不要跑站住!【众人看到一红衣女子靠近一个老年人面色凶狠,心生疑惑】

李力持:怎么办?

卢队:哎!再给他一次机会追啊!

店家:哎赶快赔钱东西都打烂了!

阿群:我的钱包呢?老伯你做到我钱包上了!【用手去拍那人却一下拍空】

鬼:我死了几十年你是第一个看见我的人!不如我们大家交个朋友吧!哈哈哈哈哈!

阿群:真的有鬼啊!

肥雪:大白天的还吃迷幻药!

【镜头转向众人追上女鬼,】

女鬼:啊!你们干什么,要抢劫啊救命啊!

卢队:抢劫,验身她真的有脉搏不可能是鬼!

铁胆:傻帽不应该是莫脉搏,应该是听心跳!真的有心跳!

卢队:我不相信,真的有哎!

铁胆:心跳验过了大家认为怎么样?

众人:验别的!

警察:别动警察!

[众人轮流摸了一遍结果除了阿群看到之外大家都以为被Leon戏弄了]

李力持:我要把他大卸八块,叫我们擦牛眼泪擦的我们像猴子屁股一样!

卢队:不要冲动嘛!好了好了!

铁胆:简直岂有此理。阿群!你说那个神经病在哪里?

阿群:上面!

[Leon左摇右摆地摆弄他的“飞行帽”]

铁胆:啊!你这王八蛋还在上面摇来摇你在小便啊!下来!

里昂周:好!我正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花了多年心血研制而成的最新发明“飞行器”,今天早上我们看到红衣服的那一只一定是个复仇鬼,但是我追过去时一眨眼就不见了,所以我感觉到如果大家会飞的话在加上我这盆花的感应力,抓鬼就容易得多拉!

阿群:他说戴上它又正对气流的话,哇!会飞耶!会飞耶!!!

卢:哎老兄啊,你不要发神精拉,今天早上那件事已将把他们气坏了,要砍你呢!你还要怎么样嘛!

里昂周:再跟他们玩一次啊!

卢:千万不要啊现在是群雄激愤啊,不要说是他们啊连我也想砍死你!你知不知道啊?

里昂周:你试试看能不能飞出去啊!

卢队:啊?我卢雄明明知道你是疯子还这样保护你,想你有一天成才,你居然这样跟我说话让我飞出去?

里昂:飞啊,相信我飞的出去!

保安1:你敢打我老弟!

卢:我帮不了你了!(走)

(大家齐声大吼要砍了他)

里昂周:来啊!!(扔墨镜,拖外衣,下拉链)我神功护体刀枪不入,谁敢说一声我是假的,就过来插我一刀试试看!!!

铁胆:(手持大刀)你他妈少装蒜拉!我铁胆从来就没怕过你,我要砍你就砍你,我要杀你就杀你,我要把你的心肝肺挖出来泡酒,你笑?你笑什么笑?我告诉你!你以为我是吓大的…………今天我非要宰了你不可!

李力持:住口!你别跟他废话了!把手伸出来!

[Leon把左手伸出]

李力持:另一只也伸出来!

[Leon把右手伸出]

李力持:我叫你把头伸出来啊!

[Leon把头伸出]

李力持:(抓住头发)如果这一刀我不砍下去就全家死光光!呀~……如果我杀了你我不也要坐牢吗,哼,我才没那么笨呢!

里昂周:哎!

李力持:?(回头)

里昂周:(叭——一巴掌)吃了我啊!

李力持:…………

里昂周:(叭——一巴掌)吃了我啊!!

李力持:(举刀)

里昂周:(叭——又一巴掌)多给你点勇气!来吃下去!

李力持:啊!【哭】我该死我没有勇气,我不敢杀你!

[下一镜头:李力持对着“飞行号”乱砍一气把飞行器扔出去,真好砸中附近的道友名这是后话]

里昂周:(摇头)你们要赔我连工带料一共是三十六快八毛钱!

[大家七嘴八舌得要找Leon算帐]

卢队:不要冲动啊,大家冷静一下!

阿群:让我来!(快步走向Leon)我相信你——!!!(一刀捅进去)

里昂周:倒地!【众人惊围观】

阿群:我今天早上在路边摊真的看到有鬼他没有骗我们!

[下一镜头:救护车急救中心]

道友名:喂等等还有一位伤者!也不知道从哪里飞出一块铁来,啊!【迎面开来一辆车duang直接撞上,镜头照向道友名倒栽葱贴到栏杆上】要不是这铁栏我一定躲得过!

[镜头转向啊群家里]

阿群妈:这个臭丫头没想到做了这种事,我一定不会再让他出去了!【阿群无辜的趴在床上镜头再转向保安室】

卢队:关帝爷保佑关帝爷保佑!

铁胆:队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个神经病他说的话你怎么能相信呢!

卢队:他虽然是个神经病可是你们也看到李老太太头七她还魂了!

李力持:那又怎么样?大不了就是铁胆失身!

铁胆:哎哎哎哎哎哎……!

李力持:不要再说了今天两个人一组巡逻,大猫跟我巡住户,铁胆跟你巡商场。阿昌跟小孟负责商场走廊和货运电梯!

阿强:那我呢?

李力持:你呀留在办公室!

福建二人:[cugqdhhqie]那我们两个呢?

李力持:电梯去巡视电梯?

【气氛开始诡异镜头阴森恐怖】

铁胆:哎卢队你猜那两个外地人会不会开小差啊?

卢队:我问问他们。

铁胆:怎么问?

卢队:【拿起对讲机】[uqcgqccbn;ooqirji]你们那边有事吗快告诉我。【铁胆惊讶】我就会这几句。

福建二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铁胆:他们笑是什么意思?

卢队:笑就表示没有事情。

铁胆:你们沟通的方法还真新鲜!

卢队:是很新鲜,走吧!

福建1:你去后面巡逻一下。

福建2:好的我走啦!

福建1:【拿起照片走进电梯最先遇鬼】啊!鬼啊!

【镜头转向保安室阿强第二个遇鬼,阿群在外面敲门没人回应】

阿群:卢队长,卢队长!可能巡逻去了?【刚走开没几步就听见门打开的声音,阿群立马折回心生疑惑把门打开镜头再转】

铁胆:最怕钱包清洁溜溜了!

卢队:你的废话太多了!

福建2:胡须死了胡须死了!【神色慌张】

铁胆:他说什么?

卢队:我只会听一点点!

铁胆:不要理他!

福建2:等一等,浑身是血浑身是血!【开始比划】

铁胆:你手脚麻痹了?

卢队:你不想干了?

福建2:等一等,额!【自己掐自己】

铁胆:你喉咙痛?他说他喉咙痛!

卢队:你不会给他一粒喉糖!

铁胆:我早吃光了!

福建2:额!【倒地表演死亡】

铁胆:这太过分了居然倒在地上装死,不肯上班了!

卢队:跟你学的喜欢到处睡觉!

铁胆:什么跟我学的你自己领导无方。

卢队:你敢说我?

【镜头再转向阿群遇鬼大哭大叫外面三人也赶了回来,还在吵吵嚷嚷】

卢队:不要说了来来来开门开门!嗯?是女人的声音?

铁胆:阿强他招妓女。

卢队:好像是阿群的声音?

铁胆:阿群她当妓女了?

卢队: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三人进屋也被鬼缠身,这是里昂出现在门口了!]

众人:啊,他回来报仇了!不管我们的事啊!

[他飞越办公桌跳到电源旁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拔掉插头,一切恢复正常]

阿群:怎么会这样?

里昂周:全部都是幻觉!拔掉插头就没事了!

众人:先看看阿强,阿强你怎么样了?啊翻白眼了!

李力持:你又回来干什么?哎呀居然搞出人命来了?

卢:啊呀不是啊他是回来救我们的!

阿群:(兴高采烈)Leon————!!

[众人围在一条长达一尺多长的肠子前]

阿群:这条就是你的盳肠啊?

里昂周:是!

阿群:这条盳肠真是我一刀割下来的?

里昂周:没错!

阿群:(呆笑)呵呵……哈哈哈…………

里昂周:这下可真是不简单,连医生都称赞你的刀法准!,当日我神功护体刀枪不入大家都很清楚,就因为我有一条盳肠突然发炎——我痛!在意志力一送的时候阿群就拿着刀子插————进去了!

阿群:(手舞足蹈)而当我这一刀插——进去的时候就正好割断你那条正在发炎的盳肠了?

里昂周:Yeah!!!

阿群:哇!好棒!!!我太厉害了!

李力持:呵呵那医生就不用帮你开刀了嘛!连洞都开了只要用筷子一夹就把整个盲肠给夹出来了!

里昂周:错了!医生不是用筷子是用钳子。

李力持:嘿呀没错,顺便再替你缝一缝,你就像没事一样走出来了!

里昂周:你错了!我是因为要赶来这里所以偷偷溜出来的,针,是我自己缝的。

李力持:哦!你还会自己缝啊那你的暴牙是不是自己用锤子敲敲敲敲敲把他给敲下来的呢?

里昂周:你又错了!锤子是所有人都猜得到的,其实我是用熨斗熨平的!

李力持:哼!你不要老是说我错!我知道全部都是你编的!你就说一次对的嘛!就让我对一次嘛!你也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里昂周:面子当然要给你拉!但有的时候,面子是自己凑上来丢~~~~~的!

[转身]

里昂周:阿强和阿昌的死完全是因为有一种力量影响到他们的脑电波,看到了一些恐怖的幻像,大家有没有发现他们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其实他们是被吓死的!!

[大家点头称是]

里昂周:我一直跟大家说一个人的信念是很重要的,你们全当耳边风,我举个例子来说(从后面拿出一张人体画上起生物课)就像我的盳肠吧,阿群她一刀插进来的时候如果不是我的盳肠发炎…………

铁胆:盳肠的下面不是膀胱嘛!

里昂周:错拉!(指铁胆)膀胱在这里,盳肠在这里…………

李力持:呀~~~~~!你闭嘴!我不想再听到你的盳肠了……我告诉你你已经闹够了我们也都听够了……!

里昂周:(完全不理会)各位观众,12点整猛鬼会现形,我现在给大家多多少少做一些心理付导先…………

李力持:你还讲!你们想听这个疯子讲废话吗?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想怎么样?

里昂周:(啪——一巴掌)闪开拉!真是气人!没事又提到我的盳肠……

李力持:呀~~~~~~~~~~~~~!(冲过去打Leon)

[大家七手八脚地劝架,duang…………————12点]

(嘀答嘀答……………………)

李力持:哇~~~~~~~~~~~~~~~~~~~~~~~~~~!!!

[除了Leon和李力持大家以为是鬼,都蹲在地上大叫]

李力持:看你们这群窝囊废!哪有这么多鬼啊?12点有鬼?切!我就是鬼!(做了个儿童鬼脸)全部都神精兮兮的,你们慢慢陪他抓鬼吧!我要回家洗澡了!我不干了!!!(走出门)

[下一镜头:李力持又从门外折回来]

卢队:我早就算准一定会回来的!

李力持:(伸出友好之手)对不起!(和Leon握手)刚刚我语气重了点,不好意思!

里昂周:中奖了?

李力持:是!李氏夫妇那对鬼魂就在门外,一眨眼就不见了!

里昂周:接着呢?

李力持:接着我就很敏捷地走回来了,以后有什么事随时告诉我!

里昂周:一言为定!

李力持:(激动)大哥!一日为大哥终身为大哥!你做大的我做小的!从今天起我的命就交给你了!

里昂周:Very good boby!

李力持:谢谢!先抽根烟吧!

里昂周:(叭——一巴掌)少来!!(转身拿来一盆花)从现在起,大家看到的全是幻觉!不必理会!只要你意识力集中,鬼也奈何不了你!

李力持:(装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小心点!要小心点!

[这时大家都围在一起聚精会神地看着花]

[~~~~~鬼~~~~乐~~~~~~~响~~~~~起~~~~~~~]

里昂周:(打指响)关掉它!!

李力持:(关掉一部收音机)对不起哦!我只是想用适合的音乐存托一下气氛而已!不好意思!

[这时大家又围在一起聚精会神地看着花]

[~~~~~鬼~~~~乐~~~又~~~~响~~~~~起~~~~~~~]

里昂周:关掉它!!!

李力持:(举双手)我已经关掉拉,是……是自己响的啊!不关我的事啊!

[阿群和卢对长吓得同时抢厕所]

卢队:哎哎哎,让我先来!我比你还急!我憋不住了!

里昂周:大家镇定点就当没事情发生?妞照泡舞照跳!

阿群:我没事我只是想尿尿!

铁胆:我呸,有什么了不起我铁胆什么没见过,正所谓……我先喝口水!

[事件一:卢对长在马桶里看到了一只鬼手,但他记住Leon的话装作没看见]

卢队:是幻觉我要克服幻觉!替我困住他!想吓唬我没那么容易,我好像没有擦屁股?

[事件二:福建保安接到了鬼电话,但是听不懂对方说什么]

鬼:我死的好惨啊!

福建:什么事不要着急你慢慢说!

鬼:我要回来找你们报仇!

福建: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鬼:我跟你说我真的是个鬼!

福建:你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了!

鬼:我要报仇!

福建:你到底在讲什么?

[事件三:铁胆用水龙头里流出的人血洗脸,还擦了香皂当作不知道]

铁胆:这也太夸张了吧,死就死!满盆子血当做没事不理!擦擦脸擦擦脸!舒服多了!

[大厅里,Leon跟阿群合着来因不明的鬼乐跳舞,另两个保安条贴面舞,面无表情的李力持则和满脸是人血的铁胆为大家打拍子,李力持惊讶的看着铁胆]

铁胆:怎么啦很丢人啊?

卢队:我终于克服幻象了!【神情激动看到铁胆满脸血迹也无动于衷】

里昂:合作一点跟着拍子走!

阿群:跟什么拍子啊?

里昂:跟着音乐的拍子啊!

阿群:什么是拍子拿出来给我看一下?

里昂:这个就是拍子,看到了没有!【慢摇的动作】

阿群:哎我这个也是拍子啊!

里昂:我现在叫你跟着我的拍子!

阿群:我喜欢跟着自己的拍子!

卢队:不要争你们两个……!

里昂:不管你的事闭嘴!你到底跟不跟?【对阿群】

阿群:不要啰嗦了我从来就没有跟过,我将来也不打算跟你的拍子!

里昂:真的不跟?

阿群:真的不跟怎么样?

里昂:你想知道怎么样!

阿群:嗯哼!

[里昂一斧子劈向阿群正好砍在脖子上众人惊吓】

卢队:你怎么这么狠?

里昂:你不懂一定要狠!你当我是傻瓜?【阿群变厉鬼逃跑】别让她跑了追!差点忘了还有一只!【卢队长卡住里昂脖子】

众人:卢队长不要啊!

卢队:你们认错人了!抓鬼专家我先要杀你【里昂七窍流血倒地】轮到你们了!

里昂:【从地上爬起来】快点走快点走啊,还傻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卢队:小子不要跑!

里昂:我们前后包抄!

铁胆:你被那只鬼掐的七孔流血怎么死不了?

里昂:七孔流血是七孔流血死是死,是两回事千万不要混淆!

【阿群迎面跑来众人愣住】

阿群:怎么了你们没事吧?

里昂:没事你呢?

阿群:没事啊!干嘛?

里昂:我的花呢?

如花:忘了带了,我回去拿!

铁胆:你刚才不是用斧头砍他!?

里昂:斧头是砍鬼伤不了人的!你刚才被鬼附身了!

阿群:啊?我怎么都不知道呢?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里昂:因为你意志不坚,所以才被那只鬼趁虚而入!现在一定要坚定意志一动不动!

阿群:好一动也不动!

里昂:好那你先把斧头还给我先!

阿群:好你过来拿!

里昂:好我过来拿!【二人走进里昂谨慎的接过斧头】thank you

阿群:You're welcome【不客气】

里昂:去你妈的!【轮斧头就砍,阿群先人一步掏出匕首刺向里昂】

阿群:呀!啊……!【被老鼠夹夹到手指】老鼠夹!

里昂:想不到吧!

里昂:Are you ready?【准备好了吗】

李力持:ready【准备好了,一个电吉他刺耳的声音弹奏,鬼被吓跑】

阿群:啊呀好痛啊!什么东西夹到我了!

里昂:老鼠夹全靠它你才没事!

如花:花拿来了!

里昂:好你们走哪边我们走这边!大家追!

卢队:啊!

如花:下一次我什么都不穿啊!

铁胆:啊……!【拿喊话筒吓跑卢队】抓鬼兵团来了!【经过千难万险终于把卢队抓住】死胖子抓鬼兵团吃定你了!额!

如花:啊……!对不起我是恶心了一点!

【镜头转向里昂】

里昂:慢点慢点怎么样怎么样?

阿群:没有啊!

里昂:大声点大声点!

阿群:没有啊!

里昂:再说一遍【抓过那盆花】我靠原来是这样,好!【开始铺保鲜膜铺完保鲜膜翻箱倒柜找东西】在哪里在哪里怎么不见了?

阿群:找什么啊?

里昂:找到了!【拿出一包薯条】你的手没事吧?

阿群:夹住了没事!

里昂:可以拿出来吗?

阿群:可以!手放在你那里会不会妨碍你?

里昂:不会,喜欢你可以再放回去!耶吼,看你往哪里跑栽倒我手里了吧!【用保鲜膜抓住一只】搞定接着!【把鬼扔给阿群,阿群吓得又扔回来】

众人:抓到了抓到了!

里昂:这东西你先拿着!

卢队:我现在没有真的没有!

铁胆:什么没有?、

李力持:不要跟他啰嗦了砍了他!

【里昂发现问题不对,怪花朝向福建保安】

保安:马上放了我老婆!

里昂:有本事你自己放!闪啊!

【李力持卢队先后被鬼杀死】

道友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晚上到赌场赌两把!这么晚了还有人据东西啊?还据的这么凄惨?【一转头看见鬼在杀卢队】啊!

【里昂带剩余人员逃到顶楼】

铁胆:无路可走了!

里昂:不要怕那只鬼没这么快追上来!

铁胆:现在怎么办?

里昂:你不要吵没看到我在想办法吗?有了!就看你们有没有胆子?

铁胆:怎么办?

里昂:首先我们转过身用双腿一步一步的走到门口!把手伸出来开了门!走出这个门口回到下面去!有没有问题?

众人:没有!

里昂:走!【鬼带着电锯追过来】回头!

众人:啊!你不是说没这么快追上来吗?你还开玩笑快走啊!走去哪里啊?

里昂:爬上去!【大家试图爬上架子鬼在底下据架子】大家镇定,这里太危险你先走!【把花一脚踢飞】

【众人跌落地上眼看鬼一步步逼近,里昂从高处跳下来把其余三人弹上高出自己却身陷险境】

众人:快爬上来!【无奈竹子太滑,关键时刻里昂从身上拿出一张钱,把鬼愣住了】

里昂:大哥就算上吊也要休息嘛,追的那么紧我欠你钱了?就算是真的,借高利贷也只能先算利息,放我一马拿去喝茶了!

鬼:把你人头拿过来!嗯?【三个人把里昂拖上去,里昂开始嚣张】

里昂:你能把我怎么样?打你去十八层地狱,再让阎罗王罚你浸猪笼,先喂一个月的鱼再捞起来,挂在皇后广场鞭尸……嗯?喂!

铁胆:对不起力气没了!

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里昂:笑什么笑我吃定你了!中!【想一脚踢走鬼被鬼抓住腿,关键时刻被三人甩上架子】幸好我藏了一根竹子!

【几人被逼到绝境被里昂一个香蕉皮摆平】

铁胆:不会吧就一个香蕉皮把他摆平了?

里昂:架子要倒了,大家快到下面去!

铁胆:啊门锁了!啊要到了!

里昂:大家快点靠墙站好!镇定一点他不会倒下来的!况且我们站的这个位置根据牛顿力学原理就算塌下来也压不到我们!【电锯在据门鬼又回来了】我知道他要来只是不知道他来的这么快!但是这一次他是自投罗网,当他把门锯开走进来的时候,鹰架会塌的快一点刚好把他压住!他该死……拆鹰架!

众人:用力摇用力摇!用脚摇!【本来摇摇欲坠的架子现在却塌不下来】

里昂:有没有家伙谁有工具?

阿群:有找到了找到了有一把锉刀行不行【一把指甲钳】

里昂:行你留着修脚指甲好了!用嘴咬!【最终把鬼压到地下,架子也开始全面散架众人惊慌不已】

里昂:趁他还没起来快跑!

铁胆:那边要塌下来了那边也塌下来了,死定了不行了,我腿软了我有惧高症!

【鬼又一次站了起来,众人无奈】

铁胆:还有没有香蕉皮跟西瓜皮!?

里昂:今天是不是赛马日?

如花:你有明牌啊?

里昂:站好别动我还有别的点子。

铁胆:你发神经啊你?【泣不成声】

里昂:来拿着一人一顶!

铁胆:这是什么东西啊?

里昂:95年最新的飞行号,我们飞【此时厉鬼已经靠近】什么都不要想只有一个字飞!

【众人在不可思议的神情下飞了起来,里昂急速下沉众人看去原来被厉鬼抓住了一条腿】

里昂:大哥我的裤子好贵的!哇我都忘了裤子里面还有一个!

鬼:手榴弹?

里昂:是啊!去死吧!

【厉鬼被炸得粉身碎骨,里昂重新回到人群,四人心情振奋终于逃出生天,在空中翱翔!这时一栋大楼内一个路人再给女朋友解释】

路人:我这个人不会说谎,你要相信我,我从来也没说过慌啊你就相信我吧!哇!有四个人在天上飞啊!阿美我没说谎哎!

如花:我不是在做梦吧?

阿群:我可不可以飞去布宜诺斯艾利斯,找我亲生的妈妈?

铁胆:会不会停不下来飞到南极去了?

里昂:听我说,去地狱最近了!

【原来里昂被鬼上身,把几个人扔下来,三个人又开始了逃亡之路】

铁胆:快跑关上门关上门!

【三人刚把门锁上里昂出现在他们后面,三人惊慌失措,里昂却把电锯交给了阿群】

里昂:阿群拿着斧头砍我的头,那只鬼最终还是上了我的身,但是被我用意志力封在我的身体内出不来,你用锯子从我的天灵盖一下子锯下去,他就永不超生!

阿群:那你不是也会死吗?

里昂:没有关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来吧,宝贝!Come on baby

铁胆:我来成全你!

里昂:今天杀不了你我的一班兄弟岂不是死的很无辜!快一点趁着我还可以控制他!不要再等了!否则他再出来大家都会死啊!

鬼:杀我等于杀他你下得了手吗?

【最终阿群在关键时刻没有心软里昂与鬼同归于尽,七天后镜头转向精神病院】

铁胆:再有点耐性,昨天晚上是头七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回魂?在过几天到了尾期他一定会回来的!

律师:真差劲没想到我一个堂堂大律师,会跟你们两个疯子一起发神经,再怎么说我也受过高等教育!出入上流社会,竟然相信擦眼药膏会看到鬼魂回来!你们几个杀了人应该判死刑,判入精神病院算你们走运了!

如花:不要这么说嘛,其实最惨的就是她!阿群她是无辜的,我们也很心痛啊!

律师:心痛我倒是很开心!我坐了一整个晚上总算有点收获了!我从昨天晚上坐到现在,一共坐了十四个小时零八分钟,八分钟我就不算了,我每小时收费是三千六百元一共是伍万零肆佰元。我晚一点会把账单寄给你们的!

铁胆:这个不是问题,只要你在我们的新发明中做我们的法律顾问这点钱算什么呢!

律师:什么发明啊?

铁胆:这个

律师:东方日报?

铁胆:错,是飞行号!给你看一样好东西!这一顶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叫做飞行号有了他之后你从此以后不需要去买机票也不需要赶飞机了,来你带上他呢就可以飞了,来飞吧飞吧!

律师:飞出去?你神经病啊?

铁胆:你没胆子啊?大胆你上!

如花:好【把律师碰下去了】

铁胆:你干嘛推他下去啊?

如花:我刚刚以为你叫我推他下去的啊?

铁胆:他信念不够你推他下去就死定了!救人啦【又把如花推下去了】对不起!

(阿群一个人抱着花坐在精神病院的椅子上,突然————)

阿群:…………

(一个人走过来,正是Leon)

周:(微笑)真是不好意思,朋友多,应酬也多,所以回来晚了,咦,你今天真漂亮!!

【剧终】

本文地址:http://rendoc.com/bigan/juben/5164.html
文章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biganzi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文件下载

老薛主机终身7折优惠码boke112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已关闭!